神秘的都芳漆 – 新闻中心 – 九正建材网

拥有不错的**度,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信息透明度,这让都芳漆在中国显得既熟悉又陌生。

某家都芳漆专卖店,店员在等待客人的上门。根据都芳漆官网的资料,其在中国拥有约300家这样的专卖店。

从京津高速公路于家务出口驶出,沿着202省道往南开约6公里,向西驶入聚和六街,不久便到达标称“聚和六街2号”的一个建筑大院。

这里是梅菲特(北京)涂料有限公司(简称“梅菲特北京”)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时使用的住所。但梅菲特北京真正的办公地点并不在此,而是在约40公里之外的北京市朝阳区煤炭大厦7楼。2008年2月,梅菲特北京搬入后址。

在中国涂料行业中,“梅菲特”这个名字并不为人熟知,它经营的德国都芳漆(dfa)明显更得人心作为**的高端水性涂料品牌和产品的代表之一,都芳漆在中国市场已耕耘了18年。

18年的经营虽然为都芳漆树立了一定的品牌**度,然而对于这个品牌,乃至在涂料行业内,对它的了解依然有限。除了梅菲特北京刻意强调的它的德国血统,以及水性漆的属性和分类之外,有关它的更详细的“身份”信息,显得隐晦而神秘。

尽管如此,也并不是说关于都芳漆的更多信息无迹可寻。作为“德国**上市的涂料公司”,都芳漆品牌的创始者德国梅菲特工业集团(Meffert AG Farbwerke)对其业务信息有披露的义务。据此,并结合都芳漆在中国留下的系列印迹,本文试图还原一个更具象化的涂料品牌。

鉴于所获信息的限制,本文无法完全解开都芳漆的神秘面纱。然而对于一个被认为推动中国水性漆发展进程、在竞争激烈的中国涂料市场赢得一席之地的外资品牌,更多的了解依然有必要。

德国中西部小城巴特克罗伊茨纳赫(Bad Kreuznach),梅菲特工业集团的总部所在地。哪怕是在德国,这座小城也显得很不起眼。1947年,Otto Meffert在这里建了一间涂料销售店,也就是今天的梅菲特工业集团的前身。

1955年,都芳漆品牌才得以设立,当时它只是一个填料品牌。1962年,梅菲特工业集团开始经营乳胶漆业务,进入涂料领域。

都芳漆并非梅菲特工业集团**的品牌。根据梅菲特工业集团官方网站(英文版)介绍,经过60多年的发展,以及通过并购等手段,目前旗下拥有十几个品牌;这些品牌分属Profi、DIY和国际三大体系。其中都芳漆在DIY和国际两个体系中均有出现。

梅菲特工业集团的国际业务分布在全球50多个国家,其中包括中国。1996年,喻恒今天梅菲特北京的董事长将都芳漆品牌与产品引进中国。“我做你中国的总经销,你既不用给我租房子,也不用投广告,但是你眼光要放长远,在一段时间之内不要把赚钱放在首位。这样,我就能打开中国市场。而且,我要在中国注册商标。”在一篇报道中,喻恒当时这样对梅菲特工业集团董事局主席克劳斯梅菲特(Klaus Meffert)说道。

从经销商起步,喻恒开始了跟梅菲特工业集团的合作。喻恒一开始就放弃了谋求现金支持,而选择拥有都芳在中国的品牌。根据中国商标网的资料显示,“都芳”商标**开始申请于1997年3月,有效期至2018年4月,所有人为梅菲特北京。2014年4月,梅菲特北京重新为“都芳”申请了注册商标。

随着中国业务的展开,梅菲特工业集团意识到进一步拓展中国市场的必要性。但由于其与喻恒一开始采用的是“品牌合作”的方式,并没有直接投入资金,导致其难以直接参与经营管理。因此,梅菲特工业集团**终只能以巨资购买股份的方式加入喻恒领导的团队。

根据德国联邦公报(电子版)网站能查阅到的梅菲特工业集团2006年-2012年的财务报告显示,2006年,梅菲特北京并不在其投资公司行列;从2007年开始,后者进入其“子公司和投资公司”名单,出资比例为26%。这表明,梅菲特工业集团购买梅菲特北京股份或发生在2007年,具体收购金额不详。

尽管收购了超过四分之一的股份,但这依然束缚了梅菲特工业集团在中国的发展。根据2012年的财务报告,梅菲特工业集团当年完成销售收入为21424.4万欧元,其中属于海外业务的贡献为7636.2万欧元,海外业务贡献率约为36%。然而在中国市场,其获得的销售收入仅为371.9万欧元,在其海外业务中的占比不足5%。

2009年,梅菲特工业集团曾在中国建立了一家全资子公司Meffert Production Beijing Co., Ltd.生产环境友好型乳胶漆产品。但这家子公司仅存在了3年,于2012年被回购撤销。原因不明。【微信公众号“九正涂料网”,关注有礼,扫码送百万商机!九正涂料网交流群: 92525666】

梅菲特工业集团在梅菲特北京仅扮演着投资者的角色,那么谁才是都芳漆在中国业务的真正主人?梅菲特工业集团的年报并没有披露梅菲特北京剩下的出资比例的持有人的信息。但涂饰商情记者根据相关信息的整理,不难发现答案指向喻恒。

喻恒公开的资料并没有显示其出生时间出生于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母是**大学的退休教授,而祖父曾长期担任中国基督教信义会主席。有报道指出,“这样的背景,在那个特殊年代带来的却是苦难。”这表明,喻恒的童年与文革有关。文革结束后恢复高考,喻恒**批考上了大学,他的命运从此开始转折。在此之前,17岁的喻恒曾进了一个街道小工厂,并在3年之后当上厂长。

20世纪80年代中期,喻恒以德语考试全市**的成绩进入长沙市外经委,并担当了商务代表兼德语翻译。1985年,喻恒帮助湖南一家工厂在国际贸易纠纷中赢得跟德国企业的官司,为国家挽回了近100万马克(近400万人民币)的损失,“成了英雄”。

两年后,喻恒被公派到德国,开始了他在奥格斯堡大学的留学生涯。他敏锐地商业嗅觉让他在留学期间便开始炒股、捣腾二手车;毕业后他盘下了一个中餐馆,自己当起了老板,并于几年后终于有了现金流。1992年,他开始了贸易生涯,在德国欧亚贸易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

“90年代初期,刚从学校毕业的我就投身于商界,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进出口贸易、股票等多个投资项目的成功,使我迅速的获得了创业路上的**桶金。”现在已经加入德国籍的喻恒如此介绍他的这段创业经历。

家乡一位做油工的老邻居的突然离世让喻恒有了要做环保产品的念头,他决定将环保漆引进中国。在1996年科隆涂料展览大会上,喻恒选中了梅菲特工业集团,于是有了前文其与克劳斯梅菲特的对话,双方由此展开了合作。

喻恒以拥有品牌注册权、自创销售网络的代理模式将都芳漆带到中国市场,并由此创立的梅菲特北京拥有都芳漆在中国的注册商标,迫使梅菲特工业集团投资。克劳斯梅菲特当时对他说道:“喻先生,这是我们**次作为小股东参股经销商的公司,但是我们相信在你的领导下,公司一定会取得更大的发展。”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梅菲特北京的注册资本为140万美元,其中梅菲特涂料股份有限公司出资36.4万美元,出资比例26%这跟梅菲特工业集团宣示的在梅菲特北京的出资比例相符,可以认为梅菲特涂料股份有限公司实为梅菲特工业集团的代表。另一个出资方为莱茵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出资103.6万美元,出资比例占74%。

对于莱茵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网络上的公开资料无法找到相关的信息,但可以确定其与喻恒相关。根据梅菲特北京的工商登记资料,莱茵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为外商投资企业,其在2010年12月从喻恒手上接过了梅菲特北京的74%的出资比例;但喻恒并未因此退出,反而是在总经理的职务上,增加担任董事长,表明他的控制力进一步增大。

1996年,中国涂料行业还处于民营经济刚刚苏醒的头几年,油性漆还是那个时代的明星产品,而水性漆几乎没有市场。喻恒在这个时候引进主打水性漆的都芳漆品牌与产品,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

“当时的中国根本没有水性漆,不但一般的消费者不能接受,就是有着几十年丰富经验的油漆工也太不相信油漆里面居然可以加水。”喻恒如此阐述当时他所面临的市场困境。

在无数的观望、怀疑和必将失败的声音中,喻恒坚持了下来。“赔钱也要干。”当年夏天,他将德国都芳漆产品正式引入了中国,但公司并不是设在今天所在的北京,而是湖南长沙。

喻恒坚信,随着国人环保观念的进步,这种产品一定会被大众接受:“未来我们还要进一步提升自身的产品竞争力,继续推动整个社会环保理念的增强。环保是一个系统工程,想要做成这件事,需要持之以恒地做下去!”

由此都芳漆开始了它在中国市场的耕耘。根据都芳漆中国官方网站展示的“大事记”,1999年都芳漆成为中华世纪坛指定用漆;2001年被认定是**家通过并获得十环认证的水性木器漆产品;2003年,都芳漆系列产品被国务院办公场所工程选用据喻恒介绍,直到2007年,都芳漆建立起覆盖全中国所有省市、超过120多个主要城市的庞大的营销服务网络,“一个个不可思议变为现实。”

同样在2007年,都芳漆成为北京奥运会运动员村及十几座比赛场馆的指定用漆。对于梅菲特北京来说,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它意味着无毒无味的高品质水性漆得到了中国**建筑设计施工单位的认可。”

自此,“都芳漆也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全新时代”。据喻恒介绍,都芳漆不但成功地在中国立足,每年更在以成倍的速度增长,不但使中国市场成为了都芳漆全球里业务增长**快的一个市场,也成为了中国水性漆产品中的一面旗帜。

在这种情况下,都芳漆开始寻求一些转型的尝试。2006年,梅菲特工业集团决定在中国开始部分中低端墙面漆产品的生产,高端墙面漆产品和全部水性木器漆产品仍然保持全部从德国本土原装进口。

2012年都芳漆**调整了产品结构,**大限度地满足消费者的差异化需求。同时,都芳漆加大了对二三线城市的市场开拓和宣传力度,减轻了一线城市的经营压力。根据都芳漆官方网站显示的专卖店信息,目前其在中国拥有303个销售网点,其中不乏像内蒙古通辽、广东清远、四川西昌这样的二三线城市。

创新依然在继续,这一次都芳漆将着眼点停留在服务上。2012-2013年度,都芳漆采取了体验式的营销方式,为消费者创造值得回忆的消费感受。它还瞄准了二手房市场,以部分地级市为试点,联合当地经销商推出“老墙翻新”的服务。

2014年7月,都芳漆启动进入中国十八周年庆典活动。在新闻稿中它如是写道:“作为中国水性涂料的先驱者,都芳漆用它环保的产品,用心的服务,陪伴近百万家庭走过18个年头。”“都芳漆在中国完成了(从)青涩到成熟的蜕变。”

尽管都芳在中国逐步从青涩变得成熟,而且随着中国消费者环保意识的觉醒,加上涂料行业向环保化发展的趋势,都芳漆的发展势头看似不错;但是对于它确切的销售业绩表现,外界却不得而知。

“销售业绩每年以100%的速度增长。”2008年,喻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如此表示;但具体的增长基数以及**终的业绩数据,他都避之不谈。以至于在中国,都芳漆尽管拥有不错的品牌**度,常常以“中国水性漆**品牌”自居,但没有人知道它的真实实力。

然而从梅菲特工业集团历年的财务报告里,我们可以找到其每年在中国市场所获得销售收入。以此作为参考,根据都芳漆在中国市场的总代理权归梅菲特北京所有,可以推算出都芳漆在中国的销售业绩。

以2012年为例,根据梅菲特工业集团当年的财务报告,一家标示为Meffert Beijing Office Co., Ltd.的投资公司的销售额为1433.84万欧元,根据其标明在该投资公司26%的出资比例,可以认为该投资公司实为梅菲特北京。

此外,梅菲特工业集团财报中还列出其在各个国家市场获得的销售收入。2012年,其在中国市场获得的销售收入为371.9万欧元。这一数值与梅菲特北京当年销售额的26%相近。

但在梅菲特工业集团2011年及其之前的年报中,有关Meffert Beijing Office Co., Ltd.或者梅菲特北京的销售额没有单独列出,仅列出在各国市场的销售收入。从2006年到2011年,梅菲特工业集团在中国市场获得的销售收入依次为176.1万欧元、224.8万欧元、275.6万欧元、148.2万欧元、310.0万欧元、485.4万欧元。如果简单按照26%的比例推算,可以得出梅菲特北京在此期间大致的销售额依次为677.3万欧元、864.6万欧元、1060.0万欧元、570.0万欧元、1192.3万欧元、1866.9万欧元。

按照这一组数据,梅菲特北京在2006年到2007年之间的增长率仅为27.65%,并没有喻恒所说的100%的增长速度;且在随后的几年其销售额出现了不规律的波动,尤其是在2009年前后分别出现了一次接近50%的降幅和超过100%的增幅;2012年销售额再次出现下降。

出现这些波动的原因不明。如前所述,一家名为Meffert Production Beijing Co., Ltd.的梅菲特工业集团全资子公司在2009年设立、2012年撤销,或许对其在中国市场的销售收入造成影响。

按照现行汇率换算,梅菲特北京在2011年和2012年的销售额超过了1亿元,分别为约1.5亿元和约1.16亿元。但这个销售额规模在中国众多涂料企业中并不算特别出色。按照行业内的估计,在中国销售额超过1亿元的涂料企业有数十家之多。

2013年,在美国《涂料世界(Coatings World)》杂志公布的“世界**涂料企业”排行榜中,终于有媒体注意到都芳漆的缺席:“值得一提的是,早在1996年就进入中国市场并在进口涂料中拥有较高**度的德国都芳漆并没有出现在83强名单。”2014年,都芳漆或者梅菲特工业集团依然没有出现在该榜单上。

这一排行榜的上榜要求是发榜前一年的涂料销售额在1亿美元以上。按照梅菲特工业集团2012年的财报显示,其销售额为2.14亿欧元,约合2.81亿美元。按照这个数据,其上榜本应无悬念。

但这个数值来自于梅菲特工业集团旗下十多个品牌的集体贡献,归属于都芳漆这一品牌的销售数据未见单列。再加上涂料业务在其业务组成中的占比多寡也并不明朗,因此梅菲特工业集团或者说都芳漆缺席“世界**涂料企业”排行榜似乎也有了理由。

无论如何,这个来源于德国的水性漆品牌已经在中国市场站稳了脚跟。尽管其神秘面纱半遮脸,但依然难掩其引领中国水性漆产品发展、搅动中国水性漆市场的勃勃雄心。【微信公众号“九正涂料网”,关注有礼,扫码送百万商机!九正涂料网交流群: 92525666】

创业投资的路上,有德国可耐美水性漆为您保驾护航,经营一个利润可观的涂料店并不难![详细]

2022年10月8-11日成都涂料行业协会将携10余家川派涂料优质企业首 次组团集中亮相第二十二届中国成都建博会。届时展团将以独特的展台、展示zui新的产品..[详细]

2022年4月14-16日成都涂料行业协会将携10余家川派涂料优质企业首 次组团集中亮相第二十二届中国成都建博会。[详细]

两只璧琥(TWO GECCO)总部坐落于广东涂料之乡–顺德,专注于水性涂料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主要产品包括:十防家装无机涂料、花之裳工程漆、水性木器漆..[详细]

5月24日,时代财经发布的一篇题为“钛白粉年内5轮调价飙涨5000元:三班倒满负荷增产,下游涂料厂不敢涨”的报道,首次深入到钛白粉生产一线去探究钛白粉涨价及..[详细]

2014年5月,快递业的“老大”顺丰跨界零售业,推出“嘿客”,并且短时间内就铺了2000多家,一度让商界人士都惊呆了:一方面看不懂顺丰在搞什么,另一方面也对..[详细]

5月21日,本号发表了一篇题为“正在“消失”的涂料店:谁杀死了家居建材卖场?”的文章,初步探讨关于在家居建材卖场的涂料店的现状,受到业内外人士的关注。[详细]

门可罗雀。用这词形容现如今国内大部分的家居建材卖场的经营状况,可能再合适不过了。[详细]

3月1日,是众多涂料企业“不约而同”执行产品涨价的“大好日子”。[详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