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勒:电影不是政治行动(图)

皮埃尔·苏勒:首先吸引我的是那种陌生感,能很快打动我,在我脑海中形成场景,并激发情感。在《凡尔赛》中有很多巴黎贫困地区的镜头,但现实的贫困比我们反映的还要严重。拍摄时,我想尽量靠近现实,走进我不了解的现实。那些贫穷的人、街头的流浪汉、失业者、债务缠身的人,其实是当下真实的法国。我们对这些贫困人群很陌生,但他们面临的问题在法国一年比一年严重。我相信电影是我们了解陌生世界的途径之一。

日报:对普通人来说,《国家行政》里的交通部长的内心肯定是陌生而遥远,你为写剧本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如何揣摩政客的内心世界?

皮埃尔·苏勒:要进入政府官员的内心,了解处于权力中心的男人的内心世界,需要做大量的实地调查工作,需要精确。这是一个艰难的、鲜为人知的、紧张的世界,我很好奇,权力与情感之间的关系是什么,这些为政治效力二三十年的男人和女人究竟是谁,他们的生存能力是显著的,因为内阁和部委的环境是非常不稳固的。这位部长身处当今世界一个复杂的位置,要求他具备非凡的技巧来处理内忧外患。

无论在剧本写作还是拍摄、剪辑当中,我都始终在核实信息,看准备、界定得是否恰当。我们必须提供清晰可信的故事,重要的是,我们不要成为现实的奴隶,要保持观察和审视的自由。

日报:拍摄《国家行政》这种政治电影总有很多风险和局限性,你如何平衡艺术与政治的关系?

皮埃尔·苏勒:拍摄电影时,我总希望近距离地接触人物,不尊重、不理解的人我是不会去拍的,我希望在我与角色之间建立一种密切关系。这不是一部反对政界的电影,而是换一种眼光来审视政治人物,既不是批评,也不是屠杀,更不是讨好。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