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36年——世界上唯一没有破获的劫机案件

纽约“夏洛克调查所”的侦探们经常接到一些稀奇古怪的要求,比如一位老妇怀疑邻居企图用中子束射穿墙壁杀害她;比如一户人家的蜥蜴走失,希望寻求帮助……因此,当他们收到这样一封电子邮件时,并没有觉得奇怪:

“亲爱的好心人,我很想联系《西雅图未眠夜》的导演诺拉·埃夫伦,我认为她会对我想说的事情很感兴趣。您真诚的莱尔·克里斯蒂安森。”

对这种想和名人套近乎的人,调查所基本上不予理睬。但是没过几天,他们又收到了莱尔·克里斯蒂安森的第二封邮件:“我知道一个历史悬案的答案,在那起案件中没有人受到伤害,请你们考虑一下再与我联系。”

调查所老板斯基普·波蒂亚斯从中嗅到了一些异样,他和莱尔通了几封邮件,得知此人77岁,住在明尼苏达州一个名叫莫里斯的小镇,是退休的邮局员工。莱尔道出了他想与诺拉导演联系的原因:“我认识发生在西雅图的一起超级悬案的作案者,这可以拍成另一部以西雅图为背景的影片……因为我就是D·B·库珀的弟弟!”

D·B·库珀!这个名字在刑侦界太有名了。他就是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悬案嫌疑人之一,此案是世界上迄今为止唯一没有破获的劫机案。

1971年11月24日,感恩节前夜。一名男子来到俄勒冈州的波特兰机场,买了一张美国西北航空公司飞往西雅图的机票,航班号是305。他穿着一件深色雨衣,黑色西装,夹着一个公文包。据那趟航班当值的空姐回忆,此人嘴唇很薄,前额较宽,有些谢顶。他登记的名字是丹·库珀。他坐在最后一排座椅上,点上一支烟,要了一杯波旁威士忌和苏打水。起飞后不久,他就递给空姐佛罗伦斯·沙夫娜一张纸条。

23岁的沙夫娜是个性感可爱的姑娘,她已经对男乘客向自己献殷勤习以为常了。她看都没看就把纸条扔进口袋里。但那位男士执意让她看一看。“小姐,你最好看看那张纸条。我这儿有个炸弹。”她打量了一下那个男人,从眼神里她能看出他是认真的。

她打开纸条,上面写道:“我的公文包里有一个炸弹,我想让你坐在我身边。”沙夫娜照办了。男乘客拉开书包拉链,她看到了电线根红色的管子。接着他提出了下一步要求:“今天下午5点前你们要给我准备好20万美元现金,把钱放在一个背包里;再给我准备两副前降落伞,两副后降落伞;着陆后飞机得重新加油。这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虽然突发事件的严重性让沙夫娜心惊肉跳,但让她感到更吃惊的却是自己没有丝毫恐惧。这名男子不像为了钱财铤而走险的亡命徒,也不是那些叫嚣着非要把飞机劫持到古巴的狂热分子,相反他更像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他拿出20美元为自己的酒水付账,并坚持让她把剩下的18美元留作小费。他似乎对整条航线也很了解,降落前他瞟了一眼窗外说:“下面就是塔科马机场了。”

飞机比原定时间晚了两个小时降落在西雅图的塔科马机场,因为联邦调查局要准备赎金,还要安排狙击手。西北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将20万美元和4个降落伞拿到飞机上。这些钱都是20美元面值的,共有9公斤重。与此同时,飞机也按库珀的要求加满了油。拿到钱后,库珀释放了36名乘客和2名机组人员,然后命令机长重新起飞,目的地是墨西哥城。

库珀似乎对这种波音727十分熟悉。在空中,他给机长下达了十分专业的指令:飞行高度保持在10000英尺以下,襟翼保持15度角,这样可以充分控制飞机速度。他把钱袋绑在身上,身前和身后各背了一个降落伞包。当飞机飞到华盛顿州西南部上空时,他镇定地从机尾跳下,消失在茫茫的夜空里。

这里地形十分复杂,密布着高大的松树和云杉,峡谷中不仅有急流和瀑布,还有美洲狮和黑熊出没。FBI希望能找到降落伞的碎片、一具尸体或者哪怕一张20美元的钞票。一支专业搜索队甚至租了一艘潜水艇在附近的湖中寻找。但是几个月过去了,警方一无所获。与此同时,FBI总部也对丹·库珀这个名字展开了调查,结果发现那是一个化名。一名记者在采访警察时将劫机犯的名字听成了“D·B·库珀”,由于他是第一个发稿的记者,各媒体纷纷转载,“D·B·库珀”这个名字也就以讹传讹流传了下来。当年12月8日,司法部长公布了那笔赎金的钞票序列号,希望公众发现后积极举报。

他留下的蛛丝马迹就是他懂得跳伞,甚至在恶劣的冻雨天气也能从容自如。这暗示着他也许参过军,没准儿还是个伞兵。他对飞机以及当地地形的熟悉程度也能帮警方缩小调查范围。再有就是他的性格。305航班上接触过他的人都称他是个“好人”,目睹了劫机经过的空姐也认为“整个过程中他一点儿也不粗鲁,显得既体贴又冷静”。在沙夫娜的描述下,联邦调查局绘制出D·B·库珀的一幅画像。

之后此案一直没有进展。五个月后,一位名叫理查德·麦考伊的越战直升机飞行员劫持了一架客机,拿到50万美元赎金后在犹他州上空跳下。几天后麦考伊被联邦调查局抓住,他不承认自己是D·B·库珀,后来他被法庭判处45年监禁。

10年后的1980年,警方曾有过激动人心的发现。一个8岁小男孩在哥伦比亚河边偶尔发现了一个埋在土里的袋子,里面装着5800美元,而且全都是20美元面值的。虽然它们已经部分腐烂,但钱上的序列号表明它们正是库珀拿走的赎金的一部分。联邦调查局立刻在这一地区展开搜索,却没有进一步发现。

就这样又过去了20年,D·B·库珀这位“空中罗宾汉”,已经成为美国民间的传奇人物。以他的故事为蓝本的小说、电影和摇滚乐层出不穷。最近热播的电视剧《越狱》里那个心机很深的韦斯特摩兰,原型就是D·B·库珀。

华盛顿州西南部的小镇艾里尔甚至宣称该镇就是“D·B·库珀的着陆地”,镇上的一家酒馆每年都在感恩节前后举办“库珀派对”,派对上还有“库珀模仿秀”比赛,看谁的扮相更接近警方的画像。去年这里还举行了纪念库珀跳伞35周年的“大庆”,吸引了来自美国各地的500名库珀迷。

在过去的36年里,FBI调查了近千名嫌疑犯以及那些自称是库珀的人,但始终没有结果。现在库珀案的卷宗正静静地躺在联邦调查局西雅图分局的地下室里。负责此案的特工认为库珀很可能已经在跳伞时送了命,毕竟当时的天气太恶劣了,而那些钱可能被大风吹走了。

早在2003年,莱尔就开始怀疑已故的哥哥可能是D·B·库珀。一天晚上,他偶尔看到一部名为《未解之谜》的系列纪录片,片中讲述的正是库珀劫机案。“看完后我坐在椅子上呆住了,画像和哥哥太像了”。此后他详细阅读了此案的有关报道,更加确信哥哥就是D·B·库珀。2004年他写信给FBI称:“我的日子已经不多了。在临死之前我想知道我哥哥是否就是D·B·库珀。从我掌握的情况来看我对此确信无疑。”

D·B·库珀的弟弟!调查所老板斯基普不敢相信上帝竟然把这件历史悬案的线索送到自己手里。

莱尔的哥哥全名是肯尼思·彼得·克里斯蒂安森,生于1926年,1994年死于癌症。他俩出生在明尼苏达州的一座农场里。从小兄弟俩的性格差异就很大,莱尔喜欢运动和姑娘,肯尼思则有更高的品味,画得一手好画,是学校合唱队成员,演过话剧,还创下了半英里赛跑的纪录。肯尼思的学习成绩也很出色,中学毕业时收到了12个私立学院的邀请信。但战争改变了这个年轻人的生活轨迹。1944年他应征入伍,成为美国陆军第11空降师的一名伞兵。他们的训练十分艰苦,经常背着近40公斤重的装备行军和跳伞。后来他作为占领军被派遣到日本,曾在那儿进行商业跳伞来赚外快。

退役后肯尼思在西北航空公司找了份工作,他干过机械师、乘务员,最后被提升为出纳。他在公司里极其低调,一位同事回忆说:“他几乎是隐形的。如果你问他的同事谁是他们飞机上的出纳,他们甚至可能说不上来。”

当时西北航空公司的薪水很低,出纳一个月的工资只有212美元,许多乘务员甚至从飞机上的卫生间里偷卫生纸来“补贴家用”。这使员工们对公司产生了很强的敌对情绪,罢工事件屡有发生。而肯尼思从不轻易表现他的愤怒。他很少参加工会会议,甚至讨厌罢工,因为那意味着他不得不靠打零工——例如到农场摘苹果,来弥补经济损失。莱尔认为,肯尼思对西北航空公司怀着强烈的憎恨,这就是他劫机的主要动机。“他也许想借此来惩罚它一下。”

从肯尼思的照片上看,他酷似联邦调查局的画像。1972年10月,也就是劫机案发生近一年后,肯尼思花1.4万美元买了一座小农场。一年后又花1500美元买了一块地。他非常喜欢喝波旁威士忌,还收集它们的酒瓶子,此外他也吸烟。这些细节都与劫机犯的特征吻合。肯尼思的形象在斯基普大脑中逐渐清晰起来,这个温文尔雅、不大愿意说话的退伍伞兵很可能过着一种秘密生活。

莱尔还回忆起肯尼思在患上癌症后曾对他说过一段莫名其妙的话:“有件事应该让你知道,但我不能告诉你!”莱尔当时对此不以为然,“如果你不能告诉我,我知不知道也无所谓,反正我们都爱你。”

劫机案的重要目击者之一佛罗伦斯·沙夫娜现在住在南卡罗莱纳州。过去几十年里联邦调查局给她拿过数十位嫌疑人的照片让她辨认,她没有指认出一个。在看到肯尼思的照片后她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的耳朵、嘴唇、额头以及发际线等细节都与她对劫机者的记忆吻合。但30多年过去了,她不敢肯定照片上的肯尼思就是劫机者。

目前,美国联邦调查局已经接手此案的调查,D·B·库珀的神秘面纱也许用不了多久就将被揭开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