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半决赛 曼城-皇家马德里

2000年西班牙巨商弗洛伦蒂诺-佩雷斯第二次参加竞选皇马主席。这位大佬在竞选之初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两个概念:第一,现代足球远远没有释放应有的商业价值。第二,如果竞选成功将会促成巴萨当家球星路易斯-菲戈的转会。当时的皇马主席桑斯虽然在任期三年内获得第二次欧冠冠军,但是在经济运营层面一塌糊涂,俱乐部背负着高达2.7亿的债务,声名显赫的皇马随时都有炸雷破产的可能。7月16号,弗洛伦蒂诺以55%的选票当选皇马新任主席,随后在夏季转会期成功引进菲戈,并签署了一份6年的天价合约。

当时足球圈里的人绝大多数是看不懂弗洛伦蒂诺到底想干什么的。尽管弗洛伦蒂诺在各种公开场合宣称,未来是互联网时代,是新科技时代,是商业共融时代,但是在保守主义盛行的欧洲,尤其足球圈里的人根本察觉不到一场关于足球的革命从开始就已经展示出了獠牙。把马德里体育中心城以4.8亿卖给市政府偿还2.7亿的债务,只是弗洛伦蒂洒洒水的一般操作。2001年以6600万美元成功引进尤文图斯核心齐达内,2002年以4400万美元引进外星人罗纳尔多,2003年以2500万引进贝克汉姆。皇马阵容中群星闪烁,耶罗 劳尔 罗伯特 -卡洛斯 齐达内 罗纳尔多 贝克汉姆 菲戈 ,银河战舰一期正式起航。2003年的皇马以7.8亿的营收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俱乐部。

以上只是银河战舰一期的表面现象,在诸多表象的后面是传统足球文化与商业足球的激烈碰撞。

引进菲戈–要知道当时巴萨与皇马互为死敌,而且菲戈在上一年巴萨获得联赛冠军后,在公开庆祝场合对着几万巴萨死忠高呼:马德里去死吧。而弗洛伦蒂诺在竞选前期就说:如果我不能成功引进菲戈,那么下一年度所有皇马会员的会费我出了~

引进齐达内-假如菲戈与劳尔有事儿没事就给你打电话,告诉你一起来伯纳乌踢球?你是齐达内会做什么样的决策。

引进贝克汉姆–2002赛季末端曼联爆发出“飞鞋门”事件,弗格森大怒之下一脚踢到一只球鞋,直接打破贝克汉姆的眉骨,从此师徒二人结下梁子。每年一个巨星政策,让弗洛伦蒂诺早就看重贝克汉姆的商业价值,派人去曼联协商小贝的转会。当时负责转会的打电话告诉弗洛伦蒂诺:你知道曼联他们要多少钱吗?2500万~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咱们赶紧签单吧。精明的弗洛伦蒂诺居然还说:看看能不能再压低点价格。

从几大巨星转会现象上分析:新世纪之初的足球圈是根本没有什么商业规则。挖墙脚的两大手段无非就是,说服经纪人身边人,再或者就是天价签约,偶尔也会遇到白菜价的贝克汉姆。银河战舰一期竞技层面只维持了78个小时的高光时刻。马克莱莱就回忆说:有些客场比赛之后,各种私人飞机就把球星们带走了。菲戈去一个地方 齐达内去一个地方 罗纳尔多 卡洛斯去一个地方,贝克汉姆去另外一个地方。然后第二天10点钟,大家又一起回到俱乐部训练。 麦克马纳曼 耶罗 劳尔那些传统球员几乎都看傻眼了,他们不知道皇马还是不是一家足球俱乐部,而且居然还有拍电影的有事儿没事儿跑过来凑热闹。(电影《一球成名》两部都有部分皇马球员的镜头)

银河一期商业化程度过高,虽然有2002年欧冠冠军打底,但是整体竞技体育与商业模式之间的不兼容还是显得异常突出。为了平衡工资结构,皇马竞技层面就是大名鼎鼎的齐达内+帕文政策。帕文在一些关于那段时期皇马的记录片里说道:我们这些从青年队提拔上来的球员,更像是为了给巨星工资买单的人。有一些比赛根本就踢不了,那种环境下只会摧毁年轻人的足球信心。2006年皇马已经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足球俱乐部,但是在竞技层面积重难返,2月27号弗洛伦蒂诺宣布辞职,2006年德国世界杯之后,齐达内宣布挂鞋,随后贝克汉姆 罗纳尔多 卡洛斯相继离开,银河战舰一期终结。

一期的银河战舰模式实际上是对未来足球商业模式的一次探索,不能用简单的成功或者失败来看待。足球世界中球星巨大的商业价值已经被重视起来,比如签约政策,肖像权的配比,商业价值的共同开发与维护等等。只要有商业价值,一定会吸引到更多资本的关注。可以说,没有弗洛伦蒂诺天才式的操作,足球商业发展可能还要推迟一阵子。三年之后,2009年弗洛伦蒂诺第二次参加皇马竞选,6月1号凌晨作为唯一竞选者自动当选皇马新任主席。开启了银河战舰二期工程。

银河战舰二期开局就是大手笔:认命佩莱格尼里作为主教练,6500万从AC米兰引进卡卡,9400万从曼联引进C罗,3500万从利物浦引进哈维阿隆索 ,回购格拉内罗 阿韦罗亚,清洗掉罗本 斯内德等球员,整个夏天共花费2.4亿打造球队。第二年重金请穆尼里奥担任主教练,开启了西甲两超的时代。银河战舰皇马与宇宙队巴萨,成为世界上最为光彩夺目的两家俱乐部。

2013年5月皇马宣布穆里尼奥赛季后离开伯纳乌,同年夏天安切洛蒂入驻。在次期间,皇马的商业政策与竞技层面都展示了一定的平衡性,那时候西甲赛场上面对的是竞技层面如日中天的宇宙队巴萨,穆里尼奥与瓜迪奥拉 C罗与梅西 皇马与巴萨 就是足球世界的代名词。

银河二期之初,已经挂靴的齐达内被弗洛伦蒂诺聘请为特别顾问,当时很多人也不理解这个岗位的职责到底是什么,既不负责转会市场也不负责竞技赛事,既不负责商业开发也没有什么具体实权,这个特别顾问特别像个街溜子,其实这是弗洛伦蒂诺作为商人非常高明的用人策略,他需要一双职业足球人的双眼去看待所要面临的世界,从世界足球先生金球奖获得者眼中发现问题。 2016年,当所有人都惊讶齐达内出任皇马主教练的时候,我相信这是弗洛伦蒂诺早有预谋的安排。此后三年期间,齐达内率领皇马共计获得9项大赛冠军,实现了欧冠三连冠的伟业。

2021年4月,74岁的弗洛伦蒂诺第6次当选皇马主席,任期会在2025年结束。可以说,皇马近20年间的发展史就是足球商业化发展的标杆与旗帜。除了德甲现在还坚守一些传统政策,欧洲主流联赛的俱乐部发展,都会参考借鉴皇马的商业经营策略。2008年曼城被中东的阿布扎比财团收购,2003年切尔西被阿布收购,2005年曼联被美国格雷泽家族收购,2021年沙特主权基金收购纽卡斯尔,2011年卡塔尔财团收购大巴黎,大量的资本涌入足球世界,塑造出我们现在看到的世界第一大运动。 从商业视角上解读最近20年足球运动的发展,我们会发现后期收购的俱乐部,在平衡竞技成绩与商业价值方面做得越来越好。欧足联虽然连续颁布各种财务公平法案,来制约土豪俱乐部的发展。但同样滋生出切尔西的卫星俱乐部策略,曼城的城市中心策略。

足球作为世界第一大运动,商业价值的潜力可以无穷无尽地挖掘下去。球员商业属性也会随着被无限放大。20年前那种贝克汉姆白菜价格就转会的事情,可能在今后再也不会发生了。欧洲主流联赛关于成熟俱乐部发展模式的探索从未止步,当然也有很多类似马拉加 喀山失败的案例,包括国内中超金元足球时代的畸形发展,都不过是全球商业化浪潮中的一部分。

从商业角度上讲,曼城与皇马的比赛更像是新旧两种足球势力的对决。曼城作为足球商业化的受益者少走了很多弯路,从一开始曼城就有清晰的发展规划,引援策略,工资构架,人力资源搭配,主教练选择,俱乐部青训,全球布局等等操作,已经给曼城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皇马作为足球商业化的改革者,享受到了早期红利,也踩了不少大坑,尤其皇马未来新伯纳乌工程的启动,我相信那是弗洛伦蒂诺给皇马留下的又一宝贵遗产,同样给其他俱乐部树立了一个行业标准。

至于今晚欧冠半决赛的对决,我个人更倾向看好曼城,尤其从管理层面评估,曼城的人力资源管理体系更现代化一些,具有传统意义象征的会员制俱乐部在某些地方还是有缺陷,像弗洛伦蒂诺这样的主席,百年难遇,但是同样会被世人诟病,皇马要持续焕发生命力,可能还需要等待下一个历史周期。 正如2002年西甲联赛过后,皇马清洗功勋主教练博斯克与队长耶罗给出的解释一样:过去的历史周期已经完结了,我们期待下一个周期的到来。历史前进的车轮碾压过去的时候显得冷酷又无情,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抵挡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