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坎-德米雷尔采访:我想用自己的名声和力量帮助土耳其

作为费内巴切的功勋门将和土耳其前国门,沃尔坎-德米雷尔的名字被大家所熟知。一张硬汉脸,让他对球迷来说极其有辨识度。而就是这样的硬汉,作为哈塔伊体育的主教练,他为地震受灾的人民,为自己失踪的球员和体育主管在直播中痛哭祈求的画面,也牵动了大家的心。

时隔两个多月,对阿特苏等逝去的人的悲痛隐入喧嚣,地震在土耳其刻下的伤疤却远远没有愈合。由于受灾严重,哈塔伊体育退出了今年的土超联赛,而沃尔坎则正在奔走着,寻找抚平伤痛的方法。

“在哈塔伊,水资源短缺依然十分严重。城里缺少瓶装饮用水,就像缺少其他东西一样,哈塔伊人一无所有。世界各地的人在尽力帮助,但我们在黑夜里所能倚仗的,只有被打湿的帐篷和只能容纳一人的临时房屋。”

“蒙护佑,四面八方的支援涌向我们。德国为我们提供了很多面包,德国警方甚至给我们捐来了48万条保温毯。我在这里接受采访,我希望我能传递到来自一个土耳其人的谢意。”

“我希望以我作为前费内巴切门将的名声做到一些什么,所以,我最近一直在与一些德国俱乐部商谈。我希望能够在这些地方举办慈善赛。我不想只是伸手要钱,我希望带着我的球队比赛,筹集善款,用我们赚到的钱帮助我们的国家和人民。”

“我们的十一个省依然在承受伤痛,比方说,我国的业余俱乐部就几乎已不复存焉,而我想帮助那些无球可踢的孩子们。我这样做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我们的未来。”

“美因茨在我提出这个计划后,一直到现在,他们都拿出了最大热情的支持,我很感谢他们。多特蒙德和杜塞尔多夫的球员们也热情高涨。阿尔滕托普兄弟为我引见了拜仁主席,正如沙欣为我联系多特蒙德一样。这很温暖,让我觉得我走到哪里,伊斯坦布尔都在我的身后。”

“我们退出了这个赛季的联赛,我们的球员在梅尔辛训练,因为哈塔伊已经破败。我差一点就会在这次地震中失去我的女儿,我的同事被埋在地下几个小时,我的大女儿如今依旧生活在创伤中。事实上,地震仍然是人们不能提起的伤疤——而生活就这样继续了。”

“我和我的家人们一起经受着这一切。他们当时就和我在一起,在我们击败卡斯帕萨的时候。我想,那几乎会是我人生最后的,最快乐的一天,我以后应该不会像那一天一样快乐了。第二天当我们醒来时一切都变了,我们几乎失去了一切,很多我认识的人都死了。”

“我有一个和他有关的故事,他有一次带着各种货物来到训练场,我很惊讶,问他,‘你要结婚了吗?’ 他回答说,他只是想要逢年过节的时候,给予这里的工作人员一些回报。他从不觉得钱有多么重要,他把自己的薪水分给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但我知道他其实挣得并不多。”

“克里斯蒂安一直渴望上场比赛,我也乐于在他状态到位时使用他。他为我们打进了那个无限欢乐的进球,我们会一直爱他。他就像我们逝去的体育总监、厨师和年轻球员一样活在我们心中。可是我知道,在哈塔伊,我亲近的100人里有50人已离开了我。”

说到这里,沃尔坎眼含热泪,难以自已。随后的话题也被引导到了对母队费内巴切和自己教练生涯的重心上。

天灾带来的伤疤永远没办法轻易地消弭。当年的硬汉沃尔坎,在地震到来后已经不知多少次,被全世界看到盈满泪水的双眼,听到绝望地搜寻生命时的呼喊。

一切都很难。难以痊愈,难以告别,难以转头。但也难以割舍,难以退缩,难以言弃。“我不想要伸手要钱,我希望通过我和球员们挣来的钱帮助我的国家和人民。”泪眼之后,依然是那个脊梁硬挺的硬汉灵魂。

愿沃尔坎和等待重生的哈塔伊体育,和这个国家,赢下和灾难的对抗。Bismillah.

不知道该说什么,灾难在狂欢后袭来,他人的共情在一两天后就可以退去而重新投入自己的生活,但亲历者是无法在片刻就能抛却灾难带来的创伤的,幸好还有他这样坚强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